10分六合

四川系列偷油案已抓近两百人:形成“联盟”,买二手豪车

编辑:prolicn   2019-08-29 13:49:32   来源:麦久10分六合   点击: 收藏
一起普通的货车柴油被盗案,牵扯出了一个职业盗窃柴油团伙,两次专案行动之后,数条盗窃、储存、销赃货车柴油的犯罪链条被彻底打掉。近200名长期在公路边、停车场内盗窃货车柴油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。
8月20日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四川省公安厅获悉,由公安部统一指挥督办的“8·30”及“2.25”盗窃货车柴油专案取得重大进展。目前,四川警方共查扣涉案车辆70余台、假/套车牌近100副,捣毁非法储油点16个,缴获被盗柴油约43吨,缴获作案工具数批。截至今年7月,四川省共接报燃油被盗警情,比2018年同期下降64.4%,立燃油被盗刑事案件下降70.8%。
柴油被盗,货车司机往返数千里倒贴钱
东北人宋明辉(化名)跑货运10多年了,作为一名老司机,车停路边休息时柴油被偷还是第一次。
3月21日,宋明辉从长春驾驶货车到成都新都区,由于中途延误,到成都已经是凌晨2点,已过卸货时间,他和司机将车停在路边,准备直接在车里睡了,天亮就去卸货。
他说,路上跑了一天,两个人都很困,一觉睡到早上6点左右才醒来。醒来之后,宋明辉跳下车,按惯例绕车一圈,检查车况准备出发,刚走到油箱一侧就发现油箱盖被打开了,他第一反应就是柴油被盗了。司机发动车子一看,油箱果然没油了。他头一天晚上才加的3700元钱的油几乎一滴不剩。
在此之前,他听别的司机抱怨过柴油被盗的事,没想到这次让他遇上了。他打车去加油站,买了一个油桶,散装了一桶油回去加上,把车开到卸货的地点把货先卸了。根据按约定,没准时卸货要被扣钱,但货主见他们柴油被盗了,没再扣他们运费。卸完货后,他向警方报了案。
地下油库里摆放着各种油桶。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
宋明辉说,为省钱,他只请了一个司机,两人轮流开,从长春到成都2700多公里,过来一趟油费一万多、过路费一万多,再加上工资和各种开销,一趟也就赚三五千块钱。那一趟又在路上延误,本就无钱可赚,柴油被盗之后就是倒贴了。他和很多货车司机一样,经常为了省旅馆费,车不进停车场,就在路边休息,这就给偷盗柴油的人提供了可乘之机。
6月10日,他接到四川警方的电话,告诉他之前的报案有进展了,把加油的小票拿回来,能弥补一下损失,这让他有些意外。
宋明辉不知道的是,他的柴油被盗期间,正是四川地区盗窃柴油案高发期,四川省公安厅早已为此成立了专案组,并在公安部统一指挥督办下,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专项打击偷盗货车、工程车柴油的专案行动。
深夜发案,一副假车牌牵出职业盗窃燃油团伙
2018年5月23日凌晨四点,四川乐山市夹江县新场镇,两名犯罪嫌疑人驾驶一辆丰田越野改装车盗油时被车主觉察,车主下车跟着追了一阵,虽未追上,但是记住了该车车牌号最后几位数。
车主报案之后,夹江县公安局开始调查这辆作案车,通过调取案发时段高速路路口的所有监控,锁定了这辆丰田越野车,但让警方没想到的是,嫌疑人非常狡猾,路过收费站缴费时,车窗只开了很小一个缝隙,刚好将钱递出来,给钱就走,都不需要找零。车内的人不仅放下遮光板,还带着鸭舌帽、口罩,监控根本看不到嫌疑人面部。 但也正是这一反常现象,让当地警方认定这不是一起普通的盗油案。
夹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通过查找这个假车牌的轨迹,发现该车还曾出现在四川眉山、德阳一带,在成都周边100来公里范围内活动。
经过研判,他们认定这是一个在成都周边流窜作案的犯罪团伙。于是,在对川内各地发生的同类案件进行对比时,发现成都铁路发生的一起火车机头柴油被盗案非常类似,像是同一团伙作案。夹江县公安局经过与成都铁路警方密切合作,一个以四川泸县籍人员为主的盗油团伙进入警方视线。
但鉴于该团伙人数众多、案件涉及地域较广,夹江县公安局提请省厅关注、提级研判。四川省公安厅随即召集乐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、夹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人员了解相关案情之后,决定在省厅刑侦局成立专案组,正式启动“8.30”打击盗窃柴油犯罪专案行动。由四川省公安厅副厅长王雄任专案组长,公安厅刑侦局长王宏伟、副局长杨林任副组长。设立专案组办公室、协调各警种、各州市成立工作专班,相互协同,共享资源,统一开展专案攻坚。
油库位于偏僻的乡村。
盘踞城郊,开茶楼交换“情报”
夹江县公安局和成都铁路公安部门跨区合作之后,案件取得了重大进展。
据夹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蒲义生介绍,他们在对这个犯罪团伙进行侦查时,根据已经掌握线索,对全省同类案件进行串并,与成都铁路公安正在办理的几起火车头柴油被盗案串并到了一起。他们随即与成都铁路警方联系,很快就确定了团伙成员相关信息。
据成都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副支队长邓辉介绍,2018年5月9日,位于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的一个火车货站报警,他们一台火车机头里价值1.5万元的柴油被盗了。他说,正常情况下,火车头不能熄火,当天下暴雨,火车机头处于发动状态,司机在车上睡觉的情况下,柴油被偷了。一周之后,眉山又接到报案,一辆轨道车车头柴油被盗。铁路警方通过调查,锁定了一名叫石某坤的嫌疑人。办案人员还发现,石某坤曾因盗油被自贡警方抓获,后被法院判缓刑。
夹江公安同成都铁路警方配合,通过对石某坤的调查,一个以刘某、石某坤、杨某全为首,以泸州泸县、重庆荣昌籍人员为主的职业盗窃柴油团伙浮出水面。经跟踪调查,夹江警方找到了这个盗油团伙的老巢——新都大丰镇一茶楼。
这个茶楼是刘某开的,比较隐蔽,要从一楼一个很小的门进去,再上二楼,外面很难观察到里面的情况。侦查人员几次打算靠近侦查,但门口一直有两人盯梢,陌生人或车辆靠近或停留,他们都会上前查看。最后,警方只能选择在远处观察。
据抽调到四川省公安厅专案组的乐山沙湾分局民警李毅介绍,警方在茶楼附近蹲点发现,每天有三四十人次在茶楼进出,几乎都是参与盗窃柴油的人,相互之间都是熟人、同乡关系。虽然互有联系,但作案时又相互独立,每次两人结伙,各做各的。茶楼是他们的信息“情报”中心,他们在这里交流、探讨作案方式、各地警方打击情况。另外就是赌博,每天在茶楼里消费、豪赌,动则七八万、十万的输赢。“他们来钱太容易了!”茶楼老板刘某不仅自己参与盗油,而且还放高利贷。
盗油“联盟”,盗、储、售“一条龙”运作
警方通过对茶楼的跟踪调查,基本掌握了这伙盗油人员的情况,并顺藤摸瓜找到了他们的地下油库。警方调查发现,这个团伙其实没有真正的老大,相互之间算是一种合作,有人出资购车改装,结伙盗油,有人就租房建立地下油库负责收油,并对油进行简单处理,还有人则专门从油库购油出去零售,各从事一环。
这些人都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,成员之间,每次作案都不一定是固定人员“搭班”,属于随机组合,作案时所有东西都和平时生活完全隔开,都有一部只在作案时间使用的手机,另外盗油的车、衣物都在成都郊区一个专门的地方存放,作案之前由专门的“摆渡车”将他们先送到这里,换车换衣服之后才出去作案。
澎湃新闻注意到,这些人作案开的都是从网上购买的报废豪车,比如:奥迪、路虎、丰田越野等,然后对车进行内部改装,拆卸掉后座,装上油囊、油泵。一辆改装车一次能装1.5吨到2吨左右的柴油。改装后,外面完全看不异常,选择报废豪车改装也是为了掩人耳目。作案用的车牌也是从网上购买的假牌照,一车多牌,或一牌多车,每天随机选择挂不同车牌。不仅车要改装,人也要经过乔装打扮,换衣服,还要戴鸭舌帽、手套和口罩。
因作案对象主要是货车、工程车等,每天晚上两点左右开始干活,这段时间货车司机基本熟睡了。出去早了没机会作案,出去晚了被其他人抢先。由于作案时间很紧,红灯从来都是闯。
每辆车作案车改装后基本都只能坐两人,一个人负责开车、操作油泵,一个人负责插油管,人不下车,车不熄火,一旦有人觉察,一脚油门就开跑。改装的盗油车都安装了大功率油泵,几十秒钟就能抽干一箱油。
每偷满一车就直接拉到成都郊区的黑油库销赃,当晚就变现。经营黑油库的嫌疑人按每吨低于市场价一两千元的价格收购,再将收来的燃油按3:1的比例添加低价值可燃有机溶剂,然后加价转卖给专门到路上、停车场销赃的嫌疑人,销赃人员再加价卖给货车司机、工地老板等。
一名油库老板被抓之后,在看守所内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,除去房租,建这种油库并不会需要多少本钱,他每天晚上准备两三万的现金,住在仓库里,有送油的来敲门他就开门收货,基本上每晚能收上三四车油。他收上来之后再加价转卖出去,购买的人用面包车拉出去到路边、停车场再每升大约加5毛钱转卖给货车司机。
警方油库设伏,交油车来一辆捉一辆
成都新都区是四川最大的物流集散地,货运站分布绕城高速、成绵高速、108国道等主要干道,盗油团伙几乎都盘踞在这里向四周辐射。无论盗油还是销赃,这里都是最佳地段。
四川省公安厅“8·30”专案组成立之后,公安厅刑侦局牵头,在全省范围内集中研判、串并案件,对现场勘查、团伙构架、作案车辆轨迹等情况进行综合研判,并首次使用无人机空中巡查、拍摄手段进行跟踪,取证。
夹江警方在成都新都警方的配合下,开始对刘某团伙在新都辖区内的三处地下油库进行跟踪、蹲点。掌握了油库经营人员、卖油人员、分销人员及作案车辆情况,再分头进行跟踪摸排。
据夹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二中队指导员袁浩杰介绍,他们的地下油库都是在偏僻的村子里租用的民房或旧厂房。油库的人非常警惕,因侦查人员在附近被管理油库的人见到一次,发现是陌生面孔,第二天这个油库就被弃用,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的仓库。
新都区公安分局在侦办一个盗油案时,为了了解地下油库的情况,甚至派出一名老便衣民警乔装成打工大叔,在油库附近租房住了三个月。一位参与侦查的民警说,不仅油库警惕,每天到油库卖油的车也非常小心,卸油时都先在仓库外掉头,倒车进库,头朝外,甚至车身只进去一半,一半在门外,一旦有情况就可以开跑。
2018年10月11日凌晨,乐山夹江警方联合乐山市局、成铁公安局打响了“8·30”专案收网第一枪。警方出动近百警力对作案车辆、油库、销售车辆进行控制。
李毅说,他们采取“瓮中捉鳖”的方式,在油库四周布满警力暗哨,将油库人员控制,警员全部埋伏在油库里,进来一辆送油车就控制一辆,马上清理现场,再等下一辆。当天晚上,他们在油库里总共守到了7台送油车,抓获犯罪嫌疑人18名,随车查获假车牌10副,作案工具数批,缴获被盗柴油逾9吨。
石某坤、刘某当等人当晚被抓。其余已被警方掌控,尚未收网的团伙成员,第二天相互电话通知:“出事了!”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刘某在新都的茶楼第二天也没再开门。
省厅牵头,跨地区跨警种联合办案
夹江县公安局的收网行动之后,在四川省公安厅的统一协调指挥下,专案成员单位警方也开始陆续开始收网,捷报频传。
成都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左金雨说,盗窃货车燃油不仅仅是偷盗,一些犯罪团伙作案时若被货车司机发现了,还要威胁、攻击货车司机,从而转化为抢劫的恶性案件。
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侦查二处处长赵影说,部分盗油犯罪嫌疑人甚至警方在行动的时暴力拒捕,驾车强行闯关、高速逆行逃跑,还有嫌疑人在高速路上一边逃窜一边向追击警车撒油、扔鹅卵石,社会危害性特别大。乐山金口河警方在收网行动中,就遭遇了嫌疑人驾车强行冲卡,撞伤两名民警,随后逆行冲卡上高速逃窜,被逼停后持械拒捕,被警方果断开枪击伤。
“以往在抓获毒贩、杀人犯,这些比盗油犯罪严重得多的犯罪嫌疑人时,很多人一听是警察,当场就束手就擒了,但盗窃柴油的这些人为什么暴力拘捕?”这让赵影至今没有想明白。所以,不能把盗窃柴油犯罪当着单纯的盗窃案对待。
据四川省公安厅提供的情况,这类犯罪人员地域性很强,目前已经被捣毁的盗油团伙主要有两个,一个团伙是以泸州泸县籍人员为主,一个是以成都崇州籍人员为主。都是熟人、老乡、甚至亲戚关系,外人很难打进圈子,而且大多数成员都有犯罪前科。
案件难破还有货车司机的原因,他们每天都在全国各地跑,外地车多,油被盗之后都忙着卸货、装货,不愿意花时间去公安局报案,就认栽了,因此隐案非常多。而且,盗窃团伙偷油时,多数情况下都会留一点油让司机离开现场,许多司机是离开之后发现没油了,打电话报案,但油在什么地方被盗的都不知道了,案发地都没有。
8月6日,夹江县公安局政委邹永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,盗窃货车柴油的犯罪案件一直就有,各地警方都陆续打掉很多盗窃团伙。夹江县公安局在“8.30”专案中扮演的角色,就是对普通个案进行深度挖掘、顺藤摸瓜、穷追猛打,将单个案件打成了团伙、群体案件,将单个案件打成了跨区域性案件。而且将盗、仓储、销整个犯罪链条全部打掉,非常成功。
四川省公安厅副厅长王雄副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,如果按照以前的方法,只打盗窃,只打单案,这个力度是不行的。而盗窃燃油这一类案件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跨地域性、流窜性强,而且已经形成了“盗、储、销”的灰黑产业链,只让某一个地区来打击这种犯罪,协调性和计划确立都是存在难度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最好的办法就是省厅牵头,所有涉案地区联合办案。
目前,四川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近200人,查扣涉案车辆70余台、假/套牌近100副,捣毁非法储油点16个,缴获被盗柴油约43吨,缴获作案工具数批。截至今年7月,四川省共接报燃油被报警情同比下降了64.4%,燃油被盗警情立案同比下了降70.8%。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麦久10分六合对其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及时联系我们(admin#xin513.com),我们将尽快予以有效核实并作出相应处理。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两家公司员工策划内幕交易获刑:贱卖新品,截留货款赚差
下一篇:河北唐山一村干部涉挪用146万公款买理财、借他人,被判刑

| 注册
返回顶部